标王 热搜: 工程  成本管理  翻转课堂  房地产  人力资源  交通  内部控制  中等职业学校  仓储  网络营销 
 
当前位置: 首页 » 管理学 » 企业管理论文 » 正文

清代南北园林演剧消长与南北戏曲嬗变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5-06-12  浏览次数:269
  摘要:清代南北园林分别以士人园林与皇家园林为代表。清康乾以降,士人由园林退回书斋,由艺术转而专注学术,江南园林声伎渐趋衰落,士阶层引领戏曲发展的主导作用大大削弱。与此同时,北方皇家园林演剧却蔚为兴盛,清宫帝后大臣雅俗共赏的审美趣味引导了戏曲发展的主旋律。在南北园林演剧此消彼长以及戏曲审美雅俗嬗变的背景下,北方京剧逐渐取代江南昆曲占据了剧坛的主导地位。从士人园林到皇家园林,从昆曲到京剧,园林不仅在清代戏曲的发展中持续参与着戏曲艺术的构建,而且南北园林中各自形成的戏曲生态与接受主体,对清代南北戏曲的嬗递演进产生不可忽视的影响。
  关键词:清代;士人园林;皇家园林;昆曲;京剧
  中图分类号:J809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0438-0460(2015)01-0130-08
  明代中叶以后,在江南造园风潮推动之下,士人园林作为戏曲的重要资源和标记参与了戏曲艺术的构建,以昆曲为代表,戏曲艺术深刻地契人士人园林文化之中。清代康乾年间以后,江南士人园林声伎渐趋衰落,北方皇家园林演剧却日益兴盛,在南北园林演剧此消彼长以及戏曲雅俗嬗变的背景下,北方的京剧逐渐取代江南的昆曲,占据了剧坛的主导地位。从士人园林到皇家园林,从昆曲到京剧,清代南北园林演剧的消长成为南北戏曲嬗变的一个重要因素,然而这一点却被学界所忽略。作为一种综合艺术,戏曲的发展有其复杂现象和具体变化,尚不能简单地将南北园林演剧的消长视为南北戏曲嬗变的注解,但它从一个侧面折射出了中国戏曲各种声腔剧种的兴衰变化。因此,将园林演剧消长作为戏曲艺术发展演变的一个视角,透过对清代南北园林演剧消长盛衰的探讨,可更加细微地把握到当时南北戏曲嬗变的某些具体面相。
  一、士人园林声伎的消衰与昆曲的沉寂
  明代中叶以后,随着社会经济的恢复与发展,江南士阶层造园之风大盛。士人继承前代园林的传统,结合社会文化脉络,以“芥子纳须弥”的艺术匠心与技法兴造私家园林,不仅将婆娑大干世界摄人片石曲水之中,而且将由历史传承而来的士文化艺术体系囊括无余。在士人园林文化的引导下,失去勾栏的城市逐渐将戏曲演出场所移向私家园林,演剧风格亦由勾栏的喧嚣酣畅转入园林的清幽绵邈,并由此陶冶出典雅唯美、清丽婉转的昆曲水磨调。在士人园林声伎风潮促动下,昆曲艺术获得了长足的发展,并最终演变为代表士阶层情感规范与审美情趣的艺术形式。
  然而,自清代康乾年间始,江南士人园林声伎却渐趋衰落,昆曲也日益沉寂。江南士人园林声伎的消衰。固然与清廷的政权干预及其戏曲政策有直接关系,深层原因却是支撑园林声伎的士文化的衰落。明代中叶以后,士阶层的实践方向已从朝廷转移到社会,他们积极开拓社会和文化空间,以此来参与文化竞争,构建文化理想,确认其社会地位,并证实其文化的优越性。兴盛一时的园林声伎即显示了他们这一方面的努力。清康乾年间,在强有力的政权干预下,士阶层自明中叶以来获得的文化和社会空间大大压缩,社会角色与价值取向发生改变,他们从园林退回书斋,由艺术转而专注学术,士人间的社交亦由诗酒觞咏、顾曲观剧,一变而为相互砥砺、磋谈学问。
  在此一时期,清廷虽增加了科考中举的名额,士绅队伍不断扩大,但由于满、汉八旗贵族子弟垄断了相当数量的官职,大多数士人并未获得更多出仕的机会,只有进士才有望得到朝廷的任用,且还需等待在职官员致仕。这导致众多举人及其他较低科名者转而另觅发展空间,他们开始放弃科举功名的征逐,到江南书院以及层次较低的学堂任教,江南地区专业化学术团体由此形成。其中,杭世骏、全祖望、戴震、钱大昕、章学诚等人堪称那个时代江南学者的代表,通过投身学术和教育,他们不仅用以修身齐家,还获得了很高的学术声望和影响。
  同时,明清易代对士阶层心灵造成的巨大冲击波长久不能平复,士人确信“只有反省前代学术的失败,才能为哲学和精神的复兴,以及有效解决现实问题找到出路”。清廷为了巩固统治,也有目的地大兴修书之风,笼络博学鸿儒整理文化遗产。这一措施客观上抓住了此一时期士人的文化心理,江南士人“抱故国之憾,心思气力,无所放洩,乃一注于学问”,一些在明亡前有着园林逸乐生活的士人,相当一部分都或深或浅地加入到了学术研究之中,学术成果斐然。如尤侗、陈维崧、朱彝尊、杭世骏等参与了清廷类书、丛书的编纂以及古书的考证、校雠、辑佚和注释等工作;谈迁、张岱、查继佐、傅维鳞、吴伟业等则以个人的力量修史著述,分别著有《国榷》《石匮书》《罪惟录》《明书》《绥寇纪略》等。
  与士人园林声伎的衰落形成鲜明对照的是,清康乾年间商贾阶层园林蓄乐风气勃然兴起,其中尤以扬州鹾贾为最。清康熙以后,关乎国计民生的盐业从鼎革之际的颓势中复苏,蒸蒸日上。当时,扬州聚集了来自各地的盐商,其中徽商实力最强,他们垄断盐业,富可敌国,且贾而好儒。扬州为淮左名都,竹西佳处,自古有筑园传统,至清康乾年间,扬州园林臻于极盛,故此,李斗《扬州画舫录》卷六云:“杭州以湖山胜,苏州以市肆胜,扬州以园亭胜,三者鼎峙,不可轩轾。”明代中叶以后,竞筑园林乃江南士阶层的生活好尚,而到了清康乾年间,扬州园林多为盐商所造,前期以汪懋麟“百尺梧桐阁”、马曰璐“小玲珑山馆”最具代表性,后期则以江春“康山草堂”最负盛名。
  扬州盐商“虽为贾人,而言论风旨雅有士人标格”,他们大多濡染诗文雅乐,为突显自身的社会地位及文化影响,纷纷仿效明代士人主持风雅艺事。园林即是扬州盐商展现其风雅生活的重要场所,而顾曲观剧是他们园林生活中必不可少的内容。大盐商江春酷嗜昆曲,时与士人、曲家往来,“秋声馆”即为江春家班于“康山草堂”搬演昆曲的主要场所,曲家蒋士铨、金兆燕则常年馆于其间编演昆曲。蒋士铨作有《康山草堂观剧》诗五首,袁枚则有《扬州秋声馆即事寄江鹤亭方伯,兼简汪献西》诗八首,“康山草堂”演剧活动之盛可见一斑。马曰璐的“小玲珑山馆”亦吸引着江南的文人士子,一时间士人趋之若鹜。其中曲家厉鹗半生寄食其中,为马氏家班编排昆曲,并曾于乾隆初次南巡时作有《迎銮新曲》进呈。
[2] [3] [4] 银杏树价格www.731c.com
 
 
[ 管理学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违规举报 ]  [ 关闭窗口 ]

 

 
推荐图文
推荐管理学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Powered by DESTO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