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王 热搜: 人民币升值  互联网  外商直接投资  中俄贸易  房地产  上海自贸区  北部湾  服务贸易  业绩  后勤 
 
当前位置: 首页 » 经济学 » 计量经济学论文 » 正文

农村金融发展对农村居民收入增长的影响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5-06-16  浏览次数:442
  摘   要:本文根据收入增长函数模型,利用新疆各地区的面板数据对农村金融发展与新疆农民收入增长的关系进行了实证分析。结果显示:农村民间金融发展水平对农民收入增长具有显著的负效应;农村金融发展效率对农民收入增长作用不显著;农村金融发展水平在长期内与农民收入增长呈正相关,短期内呈负相关。在此基础上,本文提出了促进农民收入增长的相关政策建议。
  关键词:农村金融;民间金融;居民收入
  中图分类号:F830.31                   文献标识码:B                      文章编号:1674-0017-2015(4)-0020-04
  一、引言
  长期以来,农民收入增长一直是我国农村经济发展的重点。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农民收入有了显著提升,但与城市居民收入水平相比仍然偏低。数据显示,新疆农民人均纯收入已从2004年的2245元提高到2013年的7297元,年均增速达14%;但与2013年全国农民人均纯收入8896元相比,仍存在一定差距。与此同时,新疆城乡收入差距已由2004年的5258元扩大到2013年的12577元,城乡收入差距在不断扩大。因此,如何促进农民收入的增长以及对影响农民收入增长的因素进行研究分析显得尤为重要,农村金融作为影响农民收入增长的一个重要因素一直受到很多学者的关注。
  国外方面,Gold-smith(1969)通过对各个国家金融发展状况和经济发展水平的研究发现,金融发展与经济增长呈平行发展关系。King and Levine(1993)也认为,金融发展与经济增长之间具有正向关系。Kellee(2002)重点分析了中国和印度的非正规金融、小额信贷,认为中国和印度的农村经济发展离不开这些金融形式。在国内,温涛、冉光和等(2005)从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农村居民储蓄比率等因素出发,指出中国金融发展对农民收入增长具有显著的负效应。许崇正、高希武(2005)从农民信贷投资、农户的就业结构等因素入手,通过回归分析发现信贷投资因素对于农村人均收入的影响不显著,农村金融对农民增收的支持不足。余新平、熊德平(2010)从农业存款、贷款以及农业保险的视角研究发现,农村存款、农业保险赔付与农民收入增长呈正向关系,而农村贷款、农业保险收入与农民收入增长呈负向关系。研究方法方面,杜兴端(2011)通过协整分析、Granger因果检验和脉冲响应分析,实证研究表明:农村金融发展规模和农村金融发展效率都对农村收入增长具有不利影响。宋冬林(2011)运用主成分分析、VAR模型及格兰杰因果检验等实证方法研究发现:农村传统正式金融是农村金融的主体,但农村正式金融与农民收入增长之间不存在格兰杰因果关系,仅有农村非正式金融是农民收入的格兰杰原因。戎爱萍(2013)运用协整理论和VAR模型对农村居民户均贷款与户均纯收入的关系进行实证分析发现,在短期内贷款与农户收入之间不存在格兰杰因果关系。
  从以上研究来看,由于数据指标选取以及计量方法应用的不同,导致农村金融与农民收入增长关系的结论也各不相同。但所有这些研究都以农民纯收入作为因变量用以考察农村金融对农民收入的影响。农民纯收入中有很大一部分是工资性收入和转移支付收入,这部分收入与农村金融相关性不大,与农村金融相关性最大的是经营性收入。而且,以上研究所涉及到的投资也只是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或信贷投资,这些投资不能全面地反映农业投资水平,农业经营费用支出与生产性固定资产投资能够较好的反映农业投资水平。鉴于此,本文通过收入增长函数模型,以经营性收入作为因变量,将农村金融发展水平、农村金融发展效率、农村民间金融纳入农民收入增长的金融因素当中,并将农村经营费用支出、农业生产性固定资产投资作为控制变量,进一步探讨农村金融与农民收入增长之间的关系,并为相关政策制定提供参考。
  二、农村金融发展对农民收入增长的效应分析
  (一)指标选取及模型构建
  1、指标的选取。分析农村金融对农民收入增长的影响,必然涉及到两个方面:一是农户收入及生产投入指标;二是金融发展水平指标。本文选取以下六个指标共同构建面板数据模型。具体指标如下:
  农民经营收入指标(INCOME)。由于家庭人均经营收入占新疆农民收入的比重最高且其与农村金融发展状况的关系最为密切,因此本文选取家庭人均经营收入作为衡量农民收入水平的指标。
  农业固定投资指标(FI)。本文选取生产用固定资产净值作为衡量农业固定投资水平的指标。由于生产用固定资产净值的数值无法直接获得,生产用固定资产折旧额在一定程度上能够反映固定资产投资水平,因此,本文利用人均生产用固定资产折旧额来反映农业固定资产投资水平。
  农业可变投资指标(AI)。由于家庭人均经营费用支出能够更好、更全面地反映各地区的农业可变投资水平,因此本文选取家庭人均经营费用支出作为衡量农业可变投资水平的指标。
  农村金融发展水平指标(FD)。考虑到对农民家庭经营收入贡献最大的是信贷资金,本文选择信贷比率作为衡量农村金融发展水平的指标。其中信贷比率FD=RC/RG(RC为农业贷款余额,RG为一产GDP)。
  农村金融发展效率指标(FX)。农村金融发展效率是指将农村储蓄转化为农村贷款的效率,本文选择贷存比率,即贷存比率为农业贷款余额与农村储蓄余额的比值。
  农村民间金融发展水平指标(CFD)。本文选择非银行借款余额占农民融资余额的比重来衡量农村金融发展水平,CFD=NBL/TL(NBL为人均非银行融资余额,TL为人均期末债务余额)。
  2、数据来源及说明。本文研究的样本数据为新疆昌吉回族自治州、伊犁州直属县(市)、塔城地区、阿勒泰地区、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阿克苏地区、喀什地区、和田地区八个地区2002~2012年的年度数据。由于以上八个地区是新疆农业的主产区,农业人口较多,农业收入是其最主要的收入来源,因此选取以上区域能够更好地代表新疆的农业生产发展水平以及农村金融发展现状。由于新疆各地区的农业贷款余额、农村储蓄余额等相关统计数据无法直接获得,因此,本文通过以下计算方式得到相关数据。各地区农业贷款余额=各地区人均从银行信用社得到的贷款余额×各地区的乡村人口数;各地区农村居民储蓄余额=各地区人均存入银行信用社的存款余额×各地区的乡村人口数;非银行融资余额=个人借款余额+乡村集体组织或企业借款。以上数据以及各地区的一产GDP、家庭人均经营收入、家庭人均经营费用支出、生产用固定资产折旧、期末债务余额等数据均来源于《新疆统计年鉴》(2003~2013)。
[2] [3] 中国阀门网www.zgfmw.com
  3、模型构建。本文根据柯布—道格拉斯生产函数,通过引入一些影响生产的变量,构建一个能够反映金融发展水平与收入增长关系的生产函数,以揭示新疆农村金融对农民收入增长的影响。该生产函数的一般形式为:
  Q=AKθL1-θ                                    (1)
  式中,A、θ为参数,Q为产量,L和K为分别为劳动和资本的投入量。对(1)两边同时除以劳动的投入量L,则得到人均生产函数:
  q=A kθ                                         (2)
  若对(2)式取对数并进行差分可得:
  DLnq=DLnA+DLnk                          (3)
  该式仅与综合效率参数A和资本的投入量k有关。本文中,人均产量q用农民家庭人均经营收入INCOME代替,资本投入量k分别用家庭人均费用支出AI和生产用固定资产折旧FI代替,同时将农村金融发展水平FD和农村金融发展效率FX、农村民间金融发展水平CFD也当做一种投入引进方程,则方程可以表示为:
  DLn(INCOME)=C+αDLn(FI)+βDLn(AI)+γFD+εFX+λCFD+μ      (4)
  其中,C为常数项,α、β、γ、ε、λ为回归系数,μ为残差项。式(4)表明农民收入增长率是农业可变投资增长率、农业固定投资增长率、农村金融发展水平、农村金融发展效率、农村民间金融发展水平的函数。
  (二)实证结果与分析
  1、单位根检验结果及分析。为了规避检验方法选择不当对结果造成的偏差,本文同时采用LLC检验、PP检验两种检验方法对农民经营收入的增长率、农村金融发展水平、农村民间金融发展水平等指标进行单位根检验。
  检验结果显示,在5%的显著水平下LLC检验、PP检验均拒绝了DLnINCOME、DLnAI、DLnFI、FD、FX、CFD存在单位根的原假设,这说明以上变量均不存在单位根,所以可以推断以上变量都是零阶单整序列。
  2、协整检验结果及分析。由于以上变量都是零阶单整序列,满足协整检验的条件,因此可以对其进行协整检验。本文采用Pedroni提出的7个检验统计量以及Kao构造的ADF检验统计量来判断DLnINCOME、DLnAI、DLnFI、FD、FX、CFD之间是否存在协整关系,具体检验结果见表2。
  由表2知,Pedroni检验中的pp-检验(面板)、ADF-检验(面板)、pp-检验(群)、ADF-检验(群)以及Kao构造的ADF检验5种检验方法在1%的显著水平下拒绝了零假设,说明农村居民家庭经营收入增长率、农业固定投资增长率、农业可变投资增长率、农村金融发展水平、农村金融发展效率、农村民间金融发展水平之间存在某种长期、稳定的关系。本文使用固定效应模型,并采用普通二乘回归(LS)对检验模型进行估计,具体回归结果见表3。
  由表3可以看出,R2值较高,高达96%,说明模型拟合的非常好;DW为2.1842,表明回归方程残差序列不存在相关关系。除农村金融发展效率FX外,模型中其它变量均通过了5%显著性检验。在检验模型的估计中,农业可变投资增长率、农业固定投资增长率、农村金融发展水平与家庭经营收入增长率正相关,农村民间金融发展水平与家庭经营收入增长率负相关。
  (三)误差修正结果及分析
  通过LS面板协整,验证了农村金融发展与农村居民收入增长率之间存在着长期稳定的均衡关系。但由于样本数据时间跨度较小,所以利用误差修正模型的方法对模型进行进一步的检验,从而确保协整关系的可靠性。
  由估计结果可以看出,ECM的回归系数为负值,且其在1%的水平下显著,说明误差修正发生了作用。家庭经营支出增长率、生产用固定资产投资增长率、农村金融发展水平、农村民间金融发展水平的差分对家庭经营收入增长率的差分具有显著的影响,说明农村金融在短期内对收入增长也有作用。
  四、实证结论及对策建议
  由上述实证分析可知:(1)农村民间金融对农民的收入增长具有显著的负面影响。导致该结果的主要原因是农村民间借贷利率要远高于银行贷款利率,民间借贷利率的提高使得农民的生产成本显著增加。(2)农村金融发展效率对农民收入增长的影响不显著。说明农业存款未能很好的转化为农业贷款,农业存款对农民收入增长的支持作用未被充分发挥。(3)农村金融发展水平对农民收入增长在长期内具有促进作用,但在短期内具有抑制作用。在短期内,农村金融发展水平与家庭经营收入呈负相关的主要原因是,吸收存款的机构主要是农业银行、农村信用社等金融机构,而这些金融机构吸收完存款后未能将其立即转化为农业贷款,而是将大部分农业存款转移到了城市,致使农村资金外流。(4)生产用固定资产投资、家庭经营费用支出对农民收入的提高具有显著的正面影响。
  基于上述结论,为了提高农民收入水平,应从以下方面入手:(1)增加公共投资,提高农业基础设施投入,降低农业生产成本。(2)根据当地的经济、金融发展状况,制定差异化的发展政策。对经济发展落后、农民收入水平较低的地区,实施倾斜的经济、金融发展政策,对农业领域实行差异化的授信审批政策,加大涉农贷款的投入,保障农业资金供给,提高农业的投资水平。(3)加快发展农村商业银行、村镇银行、农村合作银行等农村金融机构,使更多的资金能够留在农村,促进农业的生产发展。(4)提高农村金融机构的运行效率,使更多的农业存款可以转化为农业贷款,有效发挥农业存款对农业生产的支持作用。(5)引导和促进民间资本流向农村、农业,尤其是农民收入水平较低的地方,增加农村资金供给,使其相互之间以及与传统金融机构之间能够形成有效的竞争,降低民间借贷的资金成本;进一步规范民间金融的发展,使民间金融阳光化,促使其向村镇银行、农村合作银行转变,有效降低民间借贷利率。
[1] [3] 中国阀门网www.zgfmw.com
  参考文献
  [1]Raymond W.Goldsmith. Financial Structure and Development [M]. New Haven: Yale University Press, 1969.
  [2]Robert King, Ross Levine. Finance and Growth: Schumpeter Might Be Right [J]. Quarterly Journal of Eco-nomics,1993, (108).
  [3]温涛,冉光和,熊德平.中国金融发展与农民收入增长[J].经济研究,2005,(9):30-43。
  [4]许崇正,高希武.农村金融对增加农民收入支持状况的实证分析[J].金融研究,2005,(9):173-178。
  [5]余新平,熊德平.中国农村金融发展与农民收入增长[J].中国农村经济,2010,(6):77-86。
  The Influence of the Rural Financial Development on
  Rural Residents’ Income Growth
  ——An Empirical Analysis based on the Panel Data of Different Regions in Xinjiang
  DONG Yanli   LI Jigang
  (School of Finance, Xinjiang University of Finance and Economics, Urumqi Xinjiang 830002)
  Abstract:According to the income growth function model, using the panel data of different regions in Xinjiang, the paper empirically analyzes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the rural financial development and the farmers’ income growth in Xinjiang. The results show that the level of informal financial development has the dramatically negative effects on the farmers’ income growth, the efficiency of the rural financial development does not have the remarkable effects on the farmers’ income growth, and the level of the rural financial development positively correlates with the farmers’ income growth in the long term but negatively correlates with that in the short term. On the basis of above analysis, the paper raises corresponding policy recommendations on how to promote the growth of farmers’ income.
  Keywords: rural finance; informal finance; residents’ income
  责任编辑、校对:张宏亮
[1] [2] 中国阀门网www.zgfmw.com
 
 
[ 经济学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同类经济学

 
赞助商
推荐图文
推荐经济学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